北京[切換]

故意傷害罪辯護詞

2017/1/19 15:05:04 查看:5382次 來源:王劍青

辯護詞

審判長、合議庭:

貴州省**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安春親屬的委托,并指派我擔任被告安春故意傷害一案的一審辯護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35條的規定,辯護人的責任是根據事實和法律,提出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無罪、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其刑事責任的材料和意見,維護犯罪嫌疑人,被告的合法權益。接受委托以來,我會見了被告人,詳細查閱了案卷,今天又依法出庭參加了庭審調查,可以說,我對本案的了解是全面的。本辯護人認為,起訴書對被告安春的故意傷害罪的指控不能成立,請求法庭依法宣告被告安春無罪。

現發表以下辯護意見,對公訴人提出質疑,為合議庭提供參考。

一、關于本案的基本事實。

起訴書指控“被告安春看見朋友被他人毆打時上前勸解又被毆打,在防衛中使用刀具將他人殺傷致死亡,屬防衛過當”?!皯斠怨室鈧?致人死亡)罪追究安春的刑事責任”。辯護人認為這一指控不符合《刑法》的有關規定,現結合事實與證據分析。

2007年4月3日零時30分,被告人安春和朋友宋春江、徐林在偉盟網吧上網,被告馬毅、郭江和龍陽等酒醉后到該網吧尋釁滋事,毆打宋春江,被告安春上前勸解卻被龍陽等人毆打,隨后,龍陽等人甚至使用刀子將安春左大腿殺傷,安春奮力奪刀,右手也被殺傷。這時,龍陽一伙仍不肯善罷甘休,抓扯安春的頭發,將安春的頭部按到地上,多人對安春頭部、腰部等要害部位實施毆打。危急中,安春迫于無奈,使用從龍陽一伙人手中奪過的刀子進行反擊,搏斗中,龍陽中刀致死。

首先,龍陽等人對宋春江、安春實施毆打,是一種不法侵害行為,這是公訴方確認的事實,也是龍陽同伙在詢問筆錄中明確承認這些事實?!秷糖诠P錄》證實,在來網吧前,龍陽就已經開始尋釁滋事了。

其次,安春實施反擊的行為完全是迫于無奈,偵查卷第8頁安春供述,“龍陽扯刀殺了我左大腿外側”,“我雙手奪刀,搶刀時刀子還傷了我的左手食指和無名指”。這些供述,與安春《鑒定結論》中安春傷情是相互吻合的。并且,在卷55頁宋春江證言中也證實:“安春沒有帶刀這種興趣”。上述證據相互印證,形成了一個證據鏈,再結合安春之前沒有違法違紀紀律這一事實,明顯可以看出,安春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他既無必要,也無可能象搶劫犯和尋釁滋事者那樣,對攜帶刀子發生興趣。

關于龍陽一伙帶刀的證據,還有偵察卷第6頁徐林的證言可以印證,徐林證實,當安春跑離網吧后,“大喇叭還提起一把刀追安春和宋春江?!笨梢?,不排除龍陽一伙攜帶了多把刀子的可能。

關于龍陽的同伙指稱安春帶刀,是為了推卸己方的責任,其中,何春的供述前后矛盾,一次說刀長6、7寸,一次說5、6寸。偵查卷第8頁,何春親口承認其口供有誤。而馬毅和郭江并沒有親眼見安春用刀,而是聽何春這樣說。李進則對于己方一伙是否有人帶刀的問題,表示“我未親眼看到”。至于王燚和郭正義的供述更是經不起推敲,因為動用刀子是離開網吧到樓梯平臺之后發生的事情,而這二人卻說是安春在網吧摸刀。綜合上述證據,結合“疑點利益歸被告”的原則,不應認定安春攜帶刀子。事實上,被告安春的確是在生命安全遭受嚴重威脅的前提下奪刀防衛的。

二、被告安春的行為性質的正當防衛。

《刑法》規定:為了使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從這個定義可以看出,正當防衛有四個要件:一、必須有不法的侵害行為;二、必須是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行為;三、防衛必須是針對不法侵害者本人進行的;四、防衛不能明顯超過必要的限度。而被告安春的行為完全符合以上四個要件。

1、被告的行為是對不法侵害行為實施的,這一事實已為起訴書所確認。

2、被告的防衛行為是針對正在進行的不法行為而采取的。

所有相關證據均顯視,安春是在自己和宋春江遭受毆打時采取的防衛。

3、被告安春的防衛行為傷害的是不法侵害者龍陽本人。

4、被告的防衛沒有明顯超過必要的限度。

本案中,由于龍陽等人在毆打安春的過程中,系多人圍毆,并且打擊的是安春的頭部等要害部位,嚴重威脅著安春的生命權健康權,如果安春不奪刀反擊,那么死亡的就不會是龍陽,而極有可能是安春本人??梢?,安春的防衛是必要的和必須的。無論從安春所遭受的侵害強度,還是安春面臨的現實危險上看,安春是迫于無奈,別無選擇。至于侵害會出現什么樣的結果,防衛人瞬間是難以判斷的?!胺佬l不能明顯超過必要的限度”,并不苛求防衛人恰如其分地控制好自己的防衛力度。其次,安春在防衛過程中,并不是以一開始就用刀反擊的,當他用雙手進行防衛時,招來更嚴重的毆打,只有選擇奪刀反擊,可見,安春沒有其他方法保護自己的生命權、健康權,他采取的行為是完全必要的,而不是超出必要限度的。至于損害結果,原因在于龍陽的不法行為。況且,龍陽的死亡結果是非常偶然的,也不能排除龍陽同伙間誤傷所致的可能性。

《刑法》第20條第3款規定:對于正在進行的行兇、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毫無疑問,龍陽一伙的行為是行兇,是嚴重危及安春等人人身安全的暴力行為,而安春所采取的行為是正當防衛。

三、安春投案的行為說明其為守法的公民,安春不具有專業的法律知識,只能如實陳述事實,是否有罪,全憑法官明斷!

本辯護人認為:龍陽等人明顯實施了不法行為,安春被迫防衛,所采取的方式和行為完全符合正當防衛要件,安春沒有傷害的故意,不符合故意傷害罪的要件,依法不負刑事責任,本辯護人請求法庭依法宣告安春無罪!

此致

納雍縣人民法院

辯護人:六盤水律師王劍青

****年元月7日

該律師其他文集

關于我們|業務介紹|加入律圖|幫助中心|網站地圖|意見反饋 >>

Copyright?2004-2020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川B2-20160341)

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_咪咪色视频_性爱视频资源_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