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hvplt"><address id="hvplt"></address></output>

    <dfn id="hvplt"></dfn>

    <mark id="hvplt"></mark>

      北京[切換]

      普洱毒品辯護律師王偉剛||為他人購買毒品時克扣供自己吸食如何定性

      2017/1/19 15:07:14 查看:64次 來源:王偉剛

        案例:


        戴某平日吸毒,且認識許多吸毒的“朋友”和認識一些賣毒品的人。其經常為他人代購毒品,都是委托人直接把錢給戴某,戴某購得毒品后,再將毒品交給委托人,通常沒有獲得金錢上的好處。但是,戴某經常從代購的毒品中克扣一部分供自己吸食,將剩余的交給委托人。


        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戴某的行為不構成販賣毒品罪。因為其行為系代購行為,并沒有獲得金錢好處。且其只是“買毒”,并沒有“販賣”行為,按照司法解釋的規定,達到法定的量,應定非法持有毒品罪。


        第二種意見:戴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戴某在為他人代購毒品的過程中,從中克扣分量自己吸食,屬于秘密竊取的行為,且毒品是可以用金錢衡量的物質,其克扣次數可以認定為盜竊的次數,達到多次盜竊即能認定盜竊罪。


        第三種意見:戴某的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戴某為他人購買毒品應當分情況而定:如果是為他人代購毒品,沒有牟利,達到法定量,應定非法持有毒品罪;如果居間介紹,則應定販賣毒品罪。


        評析意見: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具體分析如下:


        一、本案不宜認定為非法持有毒品罪


        戴某的行為表面上是無償代購,實際上卻通過克扣部分毒品供自己吸食獲得了好處,因此不是無償代購。其行為不符合司法解釋中“故意代購毒品不以牟利為目的時,按照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規定處罰”的規定。


        二、本案不宜認定為盜竊罪


        本案中,戴某的克扣他人毒品的行為符合“秘密竊取”的特征,也是盜竊行為,但本案不宜定盜竊罪。毒品系國家違禁品,在毒品買賣中涉及的罪名,應當先按照特殊罪名予以處理。根據想象競合犯的規定,一個行為觸犯多種罪名時,應當擇一重處。顯然,販賣毒品罪的法定刑重于盜竊罪。且秘密竊取毒品的行為只是本案犯罪事實的一部分,定盜竊罪不足以反映客觀事實及戴某的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性。


        三、本案應認定為販賣毒品罪


        首先,應區分戴某的行為具體是代購毒品的行為還是居間介紹毒品買賣的行為。代購毒品的行為是指代購人應委托人的委托,從他人處購買一定數量的毒品再賣給委托人的行為。實踐中將有償代購認定為販賣毒品罪,而無償代購僅為委托人自己吸食的毒品,不構成販賣毒品罪,數量較大,定非法持有毒品罪。而居間介紹行為是指在毒品交易雙方之間進行介紹、聯系,以實現毒品交易為目的的行為。實踐中,代購毒品情況下,委托人也認識賣毒品的人,代購人的行為與委托人的行為基本一致;而在居間毒品買賣中,購買毒品的人通常不認識賣毒品的人,而是通過居間人實現毒品交易。這種行為促進了毒品交易,因此構成販賣毒品罪。


        其次,不能確定為居間介紹的情況下,還應當區分是有償代購還是無償代購。實踐中,像戴某這種人,通常都是代購與居間介紹兼具的。在不能確定其為居間介紹毒品買賣時,就要分清戴某的行為是否構成有償代購。本案中戴某為他人購買毒品,表面上并未從中獲取金錢利益,但是其克扣部分毒品供自己吸食的行為應當認定為獲取了好處。代購行為中的有償可以表現為直接的金錢利益,也可以是其他非金錢利益。毒品本身是可以通過金錢衡量的,戴某通過克扣他人的毒品達到自己吸食的目的,可以認定為具有牟利的目的,并非無償代購行為。


        最后,本案中戴某多次為多人購買毒品,其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性較大,應當認定為販賣毒品罪的共犯。法律規定販賣毒品罪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一種社會秩序,即使不以牟利為目的的毒品買賣行為都同樣會妨害社會管理秩序。而且戴某為他人購買毒品時還克扣了部分毒品供自己吸食,為自己謀取了利益,應認定為販賣毒品罪。


        作者:&nbsp;阮蘭&nbsp;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區人民檢察院

        來源:互聯網

      關于我們| 業務介紹| 加入律圖| 幫助中心| 網站地圖| 意見反饋| 不良信息舉報 >>

      Copyright?2004-2021 成都律圖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1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川B2-20160341)

      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_咪咪色视频_性爱视频资源_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免费观看三级片,亚洲综合图色40p,揄拍国产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