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hvplt"><address id="hvplt"></address></output>

    <dfn id="hvplt"></dfn>

    <mark id="hvplt"></mark>

      北京[切換]

      普洱毒品辯護律師王偉剛||代購毒品后獲邀吸食怎么認定?

      2017/1/19 15:07:14 查看:63次 來源:王偉剛

        【案情】


        2013年9月份的一天晚上,犯罪嫌疑人張某在某縣一家名為鯤鵬賓館房間內玩。其朋友周某提出吸食毒品,并問張某能不能買到毒品,張某便打電話問曹某有沒有毒品。曹某說有,并讓張某去龍騰賓館拿。周某便給了200元現金給張某。張某步行至龍騰賓館樓下,曹某將一小包冰毒給張某,張某將200元錢給了曹某便回到了鯤鵬賓館房間。在房間內周某邀請張某等人一起將冰毒吸食完。


        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張某構成犯罪毒品罪。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三)》(簡稱為《刑事立案標準(三)》)(2012年5月16日印發)的規定,明知他人實施毒品犯罪而為其居間介紹、代購代賣的,無論是否牟利,都應以相關毒品犯罪的共犯立案追訴。張某明知曹某實施販賣毒品犯罪,仍然為周某從曹某處代購毒品,構成販賣毒品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張某構成販賣毒品罪。根據《刑事立案標準(三)》的規定,有證據證明行為人以牟利為目的,為他人代購僅用于吸食、注射的毒品,對代購者以販賣毒品罪立案追訴。張某為周某代購毒品,牟取吸食毒品的利益,應定性為販賣毒品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張某不構成犯罪。根據《刑事立案標準(三)》的規定,不以牟利為目的,為他人代購僅用于吸食、注射的毒品,毒品數量達到本規定第二條規定的數量標準的,對托購者和代購者以非法持有毒品罪立案追訴。張某本案中沒有牟利的目的,僅是事后獲邀吸食毒品,代購的毒品數量也沒有達到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追訴標準,因此張某不構成犯罪。


        筆者贊同第三種意見。


        【分析】


        要準確認定毒品交易中代購者的行為性質,對《刑事立案標準(三)》的相關規定必須要有較深入的理解。


        一、明知他人實施毒品犯罪的“他人”與為其代購的“其”指代同一。


        所有的代購者均知道販毒者是在實施販賣毒品犯罪,如果認為“他人”和“其”可以是不同的人,那么為他人代購毒品的代購者均構成犯罪,這顯然不是司法解釋所要達到的目的。明知他人實施毒品犯罪而為其代購,其中的“他人”和“其”均是指委托代購者代購毒品的托購者。有些托購者并非讓代購者代買僅限于自己吸食的毒品,還有可能將買來的毒品販賣、走私。


        這種情形下,代購者明知托購者買毒是為了販賣或走私,仍然幫助代購毒品,符合共同犯罪的理論,應與托購者構成共同犯罪。這是司法解釋所釋法律的目的。本案周某購買的毒品是自己吸食,不構成犯罪,因此對張某不能依“明知他人實施毒品犯罪而為其居間介紹、代購代賣的,無論是否牟利,都應以相關毒品犯罪的共犯立案追訴”的規定追責。


        二、代購毒品“以牟利為目的”的“利”包含的范圍。


        為他人代購僅用于吸食、注射的毒品,代購者主觀上可能存在以下目的或動機:一是不求任何回報的,僅僅是出于朋友、親戚、同事等感情因素對托購者的提供幫助;二是追求金錢、債券、債權等直接的財產性利益,如從代購的毒品中截留少許、或加價等方式直接獲得毒品或金錢利益,又如幫托購者代購毒品,每次得到一些報酬等;三是追求非財產性利益,如為托購者代購毒品,從而牟取職務晉升、就業機會、升學機會、發生性關系、投資機會等非財產性利益。


        代購毒品中的所牟之“利”是僅指財產性利益,還是也包括非財產性利益,尚有爭議。最高法院2003年印發的《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關于挪用公款供其他單位使用謀取個人利益中“個人利益”的規定,“‘個人利益’,既包括不正當利益,也包括正當利益;既包括財產性利益,也包括非財產性利益,但這種非財產性利益應當是具體的實際利益,如升學、就業等?!崩姹旧碛韶敭a性利益和非財產性利益組成,受賄罪中“為他人謀取利益”中的利益,也無人質疑其包含非財產性利益。因此。筆者認為,代購者代購毒品從中所牟之利益也應該包括財產性利益和非財產性利益,如果要在非財產性利益加以限制,也應該是具有實際利益內容的非財產性利益。毒品是雖然是違禁品,吸毒人員吸食他人毒品可以減少自己金錢上支出,所以,吸食他人毒品顯然也是財產性利益。


        三、代購者牟利的目的應當是產生于代購毒品之前或過程中。


        根據主客觀相一致原則,代購者應當是在以牟利為目的的主觀心態下實施了代購毒品的行為才能認定為販賣毒品。代購者受邀吸食毒品是否構成犯罪,關鍵要看代購者代購毒品時的主觀心態。


        一是在代購毒品之前或之中,托購者與代購者約定所購毒品一起吸食。這種情形下,代購者是在以牟利為目的的利益驅動下實施的代購行為,不管最后代購者有沒有獲邀一起吸食毒品,均構成販賣毒品犯罪。


        二是在代購毒品之前或之中,托購者與代購者沒有約定過所購毒品一起吸食,但代購者有理由相信托購者會給予其好處,并且毒品代購成功后,代購者獲邀一起吸食毒品。這種情形下,代購者也是在以牟利為目的的利益驅動下代購毒品的,在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代購者主觀心態的前提下,也可以認定其涉嫌代購者販賣毒品罪。


        三是代購者在代購之前或之中均沒有牟利的目的(或者說沒有證據證明其有牟利的目的),代購毒品之后,獲邀吸食毒品。這種情形下,代購者是在沒有牟利目的的心態下代購毒品的,不能認定其販賣毒品。事后獲邀吸食毒品是代購毒品完成后的行為,不能與代購毒品一起評價。


        綜上而言,本案張某不以牟利的為目的(至少沒有證據證明張某有牟利的目的)為周某代購毒品,雖然事后接受周某邀請一起吸食毒品,但仍應認定其不構成販賣毒品犯罪。

      關于我們| 業務介紹| 加入律圖| 幫助中心| 網站地圖| 意見反饋| 不良信息舉報 >>

      Copyright?2004-2021 成都律圖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1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川B2-20160341)

      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_咪咪色视频_性爱视频资源_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免费观看三级片,亚洲综合图色40p,揄拍国产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