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切換]

律師分析:昆山正常行駛的男子被追砍后反殺寶馬男,他最后結果會怎樣?

2018/9/1 17:30:23 查看:30次 來源:柳基偉

  事實經過不再贅言,結合有關視頻及警方通報,現針對本案說一下個人的看法,以供參考:

  第一,本案紋身男子拿刀砍人反被人砍,這是紋身男子始料未及的,甚至遠超其預期的結果。

  事件伊始,寶馬車白衣男子、黑衣女子下車后均未直接與白衣男子發生較大爭執,黑衣女子甚至進行勸解。但按照視頻記錄,紋身男子氣勢洶洶下車后便與白衣男子推搡,推搡過程中白衣男子遭周圍數名男子(包括紋身男子在內)長達近40秒的圍毆。也許紋身男子認為在推搡中未占據明顯優勢(筆者推測),遂返回車內攜帶砍刀對白衣男子進行傷害。視頻第1分57秒處,紋身男子俯身在車內拿砍刀,紋身男子拿到砍刀之后快速(不到5秒鐘)沖到白衣男子面前對其刀砍,實施刀砍部位包括頭部、大腿,之后砍刀脫落在地,然后白衣男子撿拾起砍刀后,劇情發生反轉,視頻顯示白衣男子先后五次砍向紋身男子,有三次是紋身男子與白衣男子撕扯中倒地后發生,一次是白衣男子追趕紋身男子將砍刀甩向紋身男子,另有一次是白衣男子再次將砍刀拾起后在寶馬車旁邊對紋身男子進行的。視頻完畢之后,白衣男子對紋身男子是否存在其他傷害行為,我們不得而知,只能由公安機關根據有關傷情及其他案件證據予以確定。

  第二,根據視頻,個人認為有一點事實是絕對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在本次事件中,白衣男子不存在惡意挑釁之行為。

  

白衣男子不存在挑釁行為,反而是紋身男子下車之后,事態趨向嚴重最終導致悲劇發生。因此,被害人在案件初始時的過激處理甚至對白衣男子的暴力、故意傷害行為最終導致白衣男子不得已采取自衛甚至反制措施,白衣男子首先的目的是自我保護,這是一個正常人的最基本反應,更是人甚至動物的本能反應。如果一味被動挨打反而不為所動、軟硬兼收,相信不會有人可以做到。因此,被害人挑釁在先、白衣男子自衛反制,這兩點在最終量刑時需要予以斟酌考慮。

  第三,白衣男子是否涉及正當防衛?是否屬于防衛過當呢?

  正當防衛(又稱自我防衛,簡稱自衛),是大陸法系刑法上的一種概念。正當防衛的本質在于制止不法侵害,保護合法權益。因此,當不法侵害正在發生,公民為了制止這種不法侵犯,而對實施不法侵害的當事人實施防衛措施,這是公民享有的實施私力救濟的權利,法律更保護、鼓勵民事主體對自己的民事權利遭受不法侵害時依靠本人的力量實施自我保護。

  我國《刑法》 第二十條是關于正當防衛、特殊防衛的法律規定。第二十條規定:

  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根據這一規定,特別防衛權的行使,必須具備三個條件:第一,客觀上存在著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這是行使特別防衛權的前提條件;第二,嚴重的暴力犯罪是正在進行中的,這是行使無限防衛權的時間條件;第三,防衛行為只能是針對不法侵害人本人實施的,這是行使無限防衛權的對象條件。

  個人認為,白衣男子最終被認定為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可能性較大,但是否涉及正當防衛甚至防衛過當,就需要結合被害人的實際傷情、死亡原因、致命傷形成時間等予以認定。

  由于本案目前尚在偵查階段,尚無法確定白衣男子的實際傷情,對于紋身男子實施的侵害后果現在無法確定,但是紋身男子從車內抽出的砍刀應當屬于公安部1983年《對部分刀具實行管制的暫行規定》中規定的管制刀具。根據該《暫行規定》第十三條之規定,違反本規定,非法制造、銷售、攜帶和私自保存管制范圍刀具的,公安機關應予取締,沒收其刀具,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有關條款予以治安處罰;有妨害公共安全行為,情節嚴重,觸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個人認為,紋身男子攜帶管制刀具的違法行為,也會對白衣男子的量刑甚至犯罪動機產生影響,畢竟白衣男子并未對其實施上傷人準備犯罪工具,而是臨時取得了該犯罪工具。

  第四、面對不法侵害,普通民眾無法充分了解法律條款之內容,首先自衛無可厚非,其次反制不法者也屬于人之常情,相信這是最基本的常識,更是普通民眾的普遍做法。

  

(來源: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網)

  通過本案,聯想起山東聊城的“于歡案”。2017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宣判后,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杜洪章、許喜靈、李新新等人和被告人于歡不服一審判決,分別提出上訴。5月27日8時30分,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第22審判庭公開審理上訴人于歡故意傷害一案。6月23日上午9時,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該院第22審判庭公開宣判上訴人于歡故意傷害一案。由無期徒刑改為有期徒刑5年。法院認定其刺死1人行為系防衛過當。(節錄于360百科)

  “于歡案”的事實經過不必贅言,正如同很多網友說的那樣,“但凡是個男人都會那么做”。雖然本案與“于歡案”存在諸多不同之處,但是本人相信,本案最終的審理結果也必將是公正的、公平的,本案結果的意義何在:

  1、震懾犯罪分子使之不敢輕舉妄動;

  2、鼓勵公民同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做斗爭;

  3、保障公民合法利益、社會利益和其他合法權益免受不法侵害。

  期待本案的最終結果,期待、期許!

  


關于我們|業務介紹|加入律圖|幫助中心|網站地圖|意見反饋 >>

Copyright?2004-2020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川B2-20160341)

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_咪咪色视频_性爱视频资源_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