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切換]

強奸罪刑事上訴狀

2017/1/19 15:05:04 查看:6175次 來源:王劍青

刑事上訴狀

上訴人:陳某,男,1977年5月23日出生,于貴州省水城縣,身份證號碼:52XXXXXXXXXXXX4XX,苗族,戶籍所在地水城縣某地,現羈押于六盤水市第二看守所。

上訴人陳某因涉嫌強奸一案,不服鐘山區人民法院(2015)黔鐘刑初字第127號判決書,特提出上訴。

上訴請求:撤銷鐘山區人民法院(2015)黔鐘刑初字第127號判決書,并依法改判。

上訴理由:

一、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對受害人彭某某實施了強奸,依據的僅僅是彭某某陳述這個孤證。

一審判決認為:“有被告人陳某在公安機關的多次供述,證人證言等證據相互印證?!边@完全不是事實。

首先,上訴人陳某在公安機關的供述中否認與受害人發生關系,遑論“印證”強奸。

其次,所謂證人證言,包括受害人之父彭之父、同學趙某的證言,證明的內容是:“彭某某稱自己被陳某強奸?!比绻@都可以印證的話,其印證的范圍只能是:彭某某作過上述陳述(陳述過自己被強暴),根本不能印證上訴人違背婦女意志,強行與受害人發生性關系。

再次,彭之父、趙某的證言均系傳來證言,且與彭某某陳述相互矛盾。趙某的證言稱彭某某于2014年8月3日下午到其家中,告之自己被強奸;彭之父證言稱2014年8月3日上午12時許,彭某某打電話告之自己被強奸,而彭某某的陳述卻是先告訴趙某然后再打給彭之父的。果真如此,則彭之父不可能在上午12時許得知此事,可見,證人證言與受害人陳述之間根本不相吻合。

二、事實上,上訴人與受害人之間存在不倫不戀,應當以道德和紀律等規范加以調整,卻不構成犯罪。

基于這個原因,上訴人在公安機關不愿承認與受害人之間的非正常關系,而上庭審中,最終承認雙方是師生戀,自愿發生關系,并有親密接觸等,這完全是符合事實的。

三、一審判決認為“被告人陳某的辯解意見無證據支持”,這完全違背了事實。

1、上訴人當庭供述具與彭某某存在師生戀。

2、受害人請上訴人帶她去買學習機和復讀機中,之后自愿與上訴人同處一室,同吃、同住、一起看電視、聊天,并自愿留宿上訴人家中,都說明二者關系有別于一般的師生關系,既使在上訴人出門為其買學習機期間,受害人也沒有試圖逃跑和呼救。而且受害人陳述:“早上6點,我就醒了,我不想起”,這些都不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根本不符合剛剛被強暴后的受害人的心理狀態和表現特征。之后,又欣然接受上訴人為其送行,為其買車票,上述事實,有受害人陳述可以印證。

3、通話清單顯示,受害人從上訴人住所走后,雙方有三次通話,而不是受害人所陳述的“第一個電話我沒接?!笨梢?,直至雙方分別后并無異常。

4、證人楊某某證言證明,作為上訴人的鄰居,期間沒聽到什么動靜,也沒發現什么不對,也沒有呼喊聲。這充分證明,是受害人陳述不實,所謂“我大叫,叫他走開”的陳述,安全是子虛烏有。

上述證據,充分證明上訴人并沒有任何違背婦女意志的強暴行為,更不存在強奸犯罪,而且,診斷證明書證明受害人處女膜有陳舊性裂傷,這從另一個側面發映出受害人確有早戀現象,而本案的師生戀疑點不能合理排除。

四、本案的鑒定意見只能證明上訴人與受害人之間存在親密接觸,不足以證明完成了“插入”要件,更不能證明暴力和強迫。

化驗單證明:陰道分泌物中未查到精子,是否屬強奸,包括既遂或未遂的證據均不充分,定罪及量刑都缺乏證據支持及法律依據。

綜上所述,一審判決事實不清、

證據不足,上訴人請求二審法院查清事實,依法改判或發回重審。

此致

六盤水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陳某

2015年3月16日

該律師其他文集

關于我們|業務介紹|加入律圖|幫助中心|網站地圖|意見反饋 >>

Copyright?2004-2020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川B2-20160341)

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_咪咪色视频_性爱视频资源_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